與Devolver的合作,對bilibili游戲來說意味著什么?

這會是一系列合作的開始嗎?

編輯熊宇2020年06月12日 18時38分

今天,bilibili(以下簡稱B站)宣布成為《糖豆人:終極淘汰賽》(Fall Guys: Ultimate Knockout)的中國獨家內容合作平臺,將與發行商Devolver Digital(以下簡稱D社)合作,在國內推出這款多人亂斗的闖關綜藝游戲。

這款游戲公布于2019年的E3期間(那會兒人們可想不到來年沒有了E3),游戲由英國工作室Mediatonic開發。即便放在D社種類繁多的發行列表中,《糖豆人:終極淘汰賽》看起來也頗為特別——它是一款60人共同參加的亂斗游戲,D社此前從未進行過這種嘗試。

相比游戲本身,更重要的或許是B站與D社的合作。在游戲領域,此前的B站把更多精力放在手游上,但最近事情有了變化。無論是《一起開火車!》等游戲的代理發行,還是與知名發行商D社的合作,這些現象都能反映出,在游戲業務上,B站不希望被局限于手游之中。

為了做到這一點,B站需要的是與傳統游戲大廠不同的道路,他們也正是這么做的。

60人的同臺亂斗:一款社交屬性足夠強的游戲

B站選擇了《糖豆人:終極淘汰賽》,這并不奇怪。所有人都知道B站是一家視頻網站,如果要選擇一款合作游戲,更合適的選擇當然是一個多人同樂、適合于視頻分享(無論是直播還是作為視頻)的游戲。此前B站發行的《一起開火車!》就屬于這種類型,《糖豆人:終極淘汰賽》也不例外,甚至在“多人同樂”上猶有過之。

如果你看過諸如《忍者勇士》這樣的節目,或許不難理解“健身到底能到什么程度”這樣的問題——現實中的人們也可以完成奎托斯、勞拉在游戲中飛檐走壁的穿行動作。類似的綜藝節目在國內也有許多,它們也并不局限于在力量與技巧的高難度挑戰上,有些難度更低、更追求娛樂效果。主辦方設置關卡,挑戰者前來闖關,這樣簡單的模式造就了無數個大紅大紫的綜藝節目。

《糖豆人:終極淘汰賽》便是一款與這些綜藝節目有些類似的游戲。在游戲中,你是一個有著怪異身體形狀的糖豆人,將與一群玩家連續挑戰5局障礙賽,盡力淘汰對手留到最后。

豐富的角色裝扮是游戲的賣點之一

從目前放出的演示效果來看,游戲的物理引擎與當下許多歡樂向游戲類似,玩家們將在搖晃與扭曲中競速或者扭打,風格相當歡樂——你也能夠從試玩視頻里看出這一點。說到游戲的風格,開發商Mediatonic此前的一款熱門作品《帥鴿男友》的思路也非常獨特。《帥鴿男友》(Hatoful Boyfriend)是一款與鳥類談戀愛的游戲,而你是“唯一的人類學生”!無論是從玩笑還是正經的角度來說,我們可以期待這家開發商能夠帶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這一次,《糖豆人:終極淘汰賽》帶來的“不一樣”是人數,游戲支持最多60人同場競賽。任何游戲,人一旦多起來體驗立刻就會不一樣,近年來“萬物吃雞”的趨勢就是很好的例證,就連“俄羅斯方塊”吃起“雞”來都可以煥發新生。更不用說,闖關綜藝本身就是一個適合多人參與的類型。

游戲的關卡都比較適合多人混戰,想要獲勝的話,好運氣也十分關鍵

從國內游戲業的情況來說,“社交性”更是加分項。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在中國,多人游戲總是更容易取得現象級的成功。多人游戲,無論從技術上還是機制上,都并不比單機游戲更為優秀,但它們往往能夠取得更優秀的成績。如果對比手游與主機游戲,社交優勢往往就顯得更加明顯了(當然其中也有裝機量的差異)。

《糖豆人:終極淘汰賽》允許60人同場競技,同時還能邀請3名好友共同游戲……它在社交方面的優勢是顯而易見的。再加上詼諧歡快的表現形式決定了它是一款適合直播的游戲,因此可能帶來巨量的社交傳播。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它也許不是D社發行的游戲中最優秀的,卻很可能是最適合中國市場的游戲。

在游戲本身之外,D社或許是B站選擇這款游戲的另一個原因。

作為發行商的D社到底如何?

作為一家游戲發行商,D社在演技方面同樣聞名天下。在以往,每年的近些日子都是E3舉辦的時候,也是D社為我們帶來奇特連續劇的時候。在D社的發布會中既有血漿噴濺、頭顱炸裂的B級片場景,也有對游戲行業種種怪相的夸張嘲諷,相比之下,他們發行的極具特色的游戲反而很難成為焦點。

但他們挑選游戲的眼光一直都很不錯。D社是一家獨立游戲發行商,從《英雄薩姆》開始,到《邁阿密熱線》的快速發展,如今,D社已經成為全世界最知名的發行商之一。與其他資本雄厚的同行相比,D社更專注于發行業務,發行的許多游戲成本都不高,是典型的獨立游戲。而且,D社所挑選的游戲風格差異很大,不存在某種設定的界限。

隨意地列舉就能說明D社旗下游戲的多樣性。在這些游戲中,你既能夠看到“英雄薩姆”這樣悠久歷史的經典系列,也能看到典型的Roguelike游戲《挺進地牢》、兼具巧思與樂趣的解謎游戲《塔洛斯法則》(The Talos Principle)、劇情優秀的《觀測者號》(Observation)、節奏上乘的動作游戲《武士:零》(Katana ZERO)、令人血脈僨張的《我的朋友佩德羅》(My Friend Pedro)與《猿遁》(APE OUT)、精致如藝術品的《Gris》……

《Gris》的畫面堪稱驚艷

《塔洛斯法則》的游戲類型與風格很容易讓人想到“傳送門”系列

如果要比“怪”,D社更是難逢敵手。玩家既可以在《帥鴿男友》中和鳥類談戀愛,也可以讓古希臘哲學家率領著暴民反抗諸神(《Okhlos: Omega》),又或者是化身大丁丁走上街頭(《Genital Jousting》)……

如果說一般人的問題是“臉盲”,這款游戲中你可能會體會到“鳥盲”

對于一家發行商來說,“多樣性”是個可貴的屬性,同時他們還能夠在風格差異巨大的情況下,仍然確保所發行的大多數游戲的質量。由此,D社在獨立游戲領域擁有著巨大的影響力。

這種影響力正是B站所需要的。

B站也需要在游戲領域走得更遠

如果我們把話題停留在B站與D社在《糖豆人:終極淘汰賽》上搞了個合作……那么事情其實很簡單,無非是在將來,我們可能會多玩到一款本土化做得更好的游戲而已。這款游戲可能很棒,可能不太行,但這些事情都不算特別重要——這年頭誰還缺個游戲呢?

更進一步看,這個簡單的合作可能意味著更多的東西。現在,B站處于一個飛快的上升時期,隨著大會員人數的逐年升高的是,B站購買了更多的影視作品版權,這些作品以及站內發布的內容也已經不再局限于動畫番劇。毫無疑問,市值已經達到119億美元的B站已經不再是一個單純的二次元視頻網站。

在《FGO》取得巨大成功之后,B站在手游領域也多有建樹。但在手游之外的游戲領域,B站的嘗試還很有限,目前,它作為發行商發行的游戲并不算多,除了《一起開火車!》外,還有《Unheard-疑案追聲》《妄想破綻》《只只大冒險》等作品。但是,單單是去做單機PC游戲的發行商這種嘗試,本身就說明了許多問題:在游戲領域,B站不希望只有手游業務。

《一起開火車!》登陸了Steam平臺,游戲主打多人協作

只不過,更多地嘗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B站并非傳統游戲廠商,缺乏PC或主機上制作游戲的經驗。從頭開始招兵買馬成為制作方看似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但這樣費時費力不說,能不能做成也未必——PC網游的市場已經大不如前,做單機的話更是風險重重,就連國內知名游戲大廠去做單機時,都是賺錢少罵聲多,怎么算都是虧本買賣。

在這種情況下,做發行是一個更經濟、成功率也更高的選擇,因此,B站嘗試著去做了,效果還不錯。看起來,B站接下來也會繼續做,他們接下來要發行的游戲還包括《斬妖行》與移動端的《Dead Cells》。

發行之外,合作同樣是個極具效率的選擇。B站本身就是平臺,它不缺乏流量。作為一個平臺,它渴求更多的內容,恰好,單機游戲與獨立游戲本身就是受到B站關注的——B站甚至有自己的游戲評分版塊,而且其中用戶的討論十分激烈。更不用說,在內容創造上,相比其他視頻網站,B站擁有更多獨立游戲相關的主播和視頻制作者。

在B站上有許多Up主的主要視頻內容是獨立游戲,像謎之聲這樣的Up主為獨立游戲的宣傳與漢化做了許多工作

平臺的優勢是顯而易見的,對于自研或者代理的內容,B站擁有更好的推廣能力,而開展任何合作,他們也具備更好的議價能力。就拿《糖豆人:終極淘汰賽》來說,這種形式的游戲在B站站內就可以開展無數個頗具創意的推廣活動:站內視頻與直播、與Up主聯動,或用這款游戲來作為一款綜藝節目,邀請用戶與藝人來舉辦趣味賽事……

很大程度上,這樣的模式在B站的手游推廣上已經得到了驗證。而一個好的合作方,很容易就能在另一個游戲領域復制這種成功。

D社,一個好的合作選擇?

國內游戲廠商很少與發行商展開合作。原因也并不復雜,對于傳統的游戲廠商來說,他們本身同時兼具研發、發行、游戲平臺的能力,與一個純粹的發行商合作的空間沒有那么大。而B站不一樣,它在游戲領域比較“偏科”,在平臺和流量方面又大有“富余”,因此相比傳統游戲公司,它擁有更多的合作空間。

對B站來說,D社是一個很好的合作對象。首先,這算得上是將已有流量轉化為收益的探索(B站視頻無貼片廣告,在獲取良好口碑的同時,這也是個沉重的壓力);其次,D社的游戲內容,本身就是B站用戶所關注的內容,除了合作的直接收益外,合作還將進一步為B站提供更多優質內容。反過來也一樣,對D社來說,B站是一個不錯的合作對象,它擁有巨大的流量,可以幫助D社轉化潛在用戶,提高游戲的銷量與自身的知名度。

《糖豆人:終極淘汰賽》將會由B站和D社合作在中國推出。B站表示,這款游戲后續還將有游戲皮膚與關卡場景定制方面的合作。正如我們之前所說的,這款游戲是個不錯的選擇,它或許是D社目前所有游戲中最適合視頻展示的,很有可能會取得不錯的成績。

但如果把一款游戲的合作視為起點的話,B站與D社在今后的合作將會更為關鍵。它可能帶來某種格局上的變化:B站可能在獨立游戲領域找到一個支點,D社可能在中國獲得更多機會。如果這些變化能夠產生的話,國內的獨立游戲領域也可能獲得一些新的機會。

1

編輯 熊宇

[email protected]

還是想養狗

查看更多熊宇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0條評論

關閉窗口
我在ag输了280万 新股申购一览表 广西友玩棋牌 龙王捕鱼技巧打法 阿里巴巴股票 大唐棋牌官方版下载 真人欢乐捕鱼官网 风雷白城麻将 一天小赚10.20元的手游 顶呱刮彩票在线试刮 好的股票推荐 南京麻将群谁知道 捕鱼来了手游怎么赚 麻将来了怎么开房间 六台宝典图库免费资料 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幸运赛车的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