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月50年:計算器與計算器游戲發展簡史

在阿波羅11號登月后不久,吉姆·斯托爾寫出了史上第一個通過計算器運行的電子游戲。

作者投稿九的六次方2020年06月11日 16時03分

“休斯頓,這里是靜海基地。‘鷹’著陸成功。”

——阿姆斯特朗在月球和地球的通話

1969年7月20日,阿波羅11號的指令長尼爾·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第一次留下了人類的足跡。通過電視轉播,一位名叫吉姆·斯托爾(Jim Storer)的美國高中生與全球觀眾一起目睹了歷史性的一刻。

在阿波羅計劃中應用的阿波羅導航計算機(AGC)是世界上第一臺以硅基集成電路為核心的計算機,通過對數據的實時處理,導航與控制登月飛船,幫助阿波羅計劃獲得成功。

自此,微電子技術成為第三次工業革命的重要一環,帶動人類文明進入嶄新的21世紀。時至今日,當我們用于娛樂的手持游戲機從美泰運動系列游戲機發展到最新的任天堂Switch時,是否有人會想到,當年曾經有一群熱愛研究電子產品的黑客們,嘗試用手持計算器玩游戲呢?

阿波羅11號登月過程中的“鷹”號登月艙

上世紀70年代的掌機鼻祖美泰電子掌機系列

登月:一切的開始

懷揣著一個大膽的想法,在阿波羅11號登月后不久,在列克星敦高中就讀的斯托爾便在由數字設備公司(DEC)生產的PDP-8微型計算機上,用FOCAL編程語言編寫了“Lunar Landing Game”——《登月》。斯托爾隨后將游戲發布至“DEC用戶通訊”(DEC users' newsletter),并將源代碼分發給了讀者。

早期版本的《登月》運行截圖

1973年,運行在PDP-11上,使用GT40矢量圖形顯示終端的《登月》移植版,可使用一支集成光筆進行操控

《登月》的玩法正如其字面意思,玩家輸入的數據經過計算機的處理后代入一系列方程式進行計算,作為登月飛船的參數以模擬登陸月球。

在游戲被發布后的40余年里,各種《登月》的版本被各種計算機語言重新實現并廣泛地改編到各個計算機平臺上。盡管在之后數十年間。斯托爾本人對這些《登月》游戲并無了解,但其影響之深遠,連計算器這樣的平臺也不被放過,比如惠普公司生產的HP-25。

HP-25是生產于1975~1978年間的手持可編程科學計算器,使用一塊10位紅色LED(發光二極管)顯示屏。雖然沒有數據傳輸接口,但是擁有可存儲49步按鍵的RAM與多個寄存器。它的程序與其說是程序,不如說是一種“鍵盤宏”,存儲的是計算器的按鍵輸入序列。

HP-25手冊對這款產品的介紹

HP-25中《登月》的玩法與中文翻譯

當時,以各種《登月》為代表的計算器游戲受限于手持計算器簡陋的硬件,玩法過于“硬核”,幾乎沒有圖形顯示,所謂的游戲僅是給工程師與黑客們作為消遣,但正如登月的壯舉本身一樣,人們用計算器玩游戲的大膽創舉得到了肯定,這給了后來者無盡的啟發。

北美課堂上的游戲明星

1985年,微軟發布了Windows 1.0操作系統,史蒂夫·喬布斯正式從蘋果辭職,《超級馬力歐兄弟》發售。與此同時,卡西歐發布了首款“圖形計算器”——fx-7000G。

fx-7000G是第一款投放市場的圖形計算器,開創了手持計算器發展的新領域。它擁有一塊96×64像素的LCD(液晶)顯示屏,有422字節空間用于存儲程序。除了一般計算器的運算功能,它的LCD更能繪制多種統計圖與用戶定義圖形。也正因為圖形的直觀性,計算器除了作為工程領域的生產力工具,也成為各類工科學科的教學工具,開始走進課堂。

fx-7000G

與此同時,日后壟斷北美圖形計算器市場的德州儀器(Texas Instruments)公司加入了圖形計算器的研發。

1993年,繼1990年發布的TI-81圖形計算器之后,德州儀器發布了同樣面向教育市場的圖形計算器——TI-82,它使用一顆6 MHz的Zilog Z80處理器。Z80推出于上世紀70年代,是Intel 8080的改進產品,價格更低,結構簡單,很適合用來研究。

由于它首次提供了數據傳輸接口與匯編語言支持,鼓舞了用戶采用計算器進行程序開發的熱情。雖然用匯編開發的程序效率更高,功能更強大,但Z80再簡單,匯編語言也不是那么簡單就學會的。可是,即使你不會匯編,用內置的類BASIC語言編寫一些簡單的游戲就相對容易得多,編寫完程序后,也可以通過數據接口在計算器間傳輸程序。

在互聯網尚未普及之時,這種面對面分享的方式推動了計算器社區的發展,吸引了更多人加入“玩”計算器的行列。時至今日,當那些在“TI”系列圖形計算器上玩游戲裝酷的小屁孩們畢業后,在計算器上分享程序、上課玩計算器游戲成了他們的共同回憶。

雖然Game Boy早在1989年就在北美發售,但要在課堂上摸魚,玩計算器仍是最佳選擇——上課時把Game Boy放在課桌上可不是什么明智的決定。學生們也對計算器游戲開發充滿熱情。畢竟,誰不想在計算器上寫出一個又酷又好玩的游戲,然后發給自己的同學炫耀呢?

TI-82

TI-82后續型號TI-83的升級版TI-83 Plus,它為用戶提供一塊Flash閃存,可通過通訊端口安裝一些在電腦上編寫的更完善的程序(圖片來源:Popsugar @CHELSEA ADELAINE HASSLER)

TI-83 Plus運行《水果忍者》

“TI”圖形計算器是北美多數數學與工科教科書的默認配置,在北美教育領域十分普及。自90年代起,大量學校統一為學生和實驗室采購“TI”計算器和配套的實驗用傳感器。所以,盡管其配置自推出以來幾乎不變,且一直售價高昂,在國外的保有量卻十分巨大,直到今天都是如此。甚至可以這么說,圖形計算器之于美國高中生,如“五三”之于中國高中生。

盡管硬件水平落后,國外計算器社區在今天仍然保持著相當的規模,其中成員多以初、高中生為主,研究如何在計算器上摸魚仍然是主要課題之一。不過,現在的學生們有了更多選擇,課余時間鉆研計算器的還是少了許多——在平均年齡可能不到20歲的年輕人小圈子里,沒有足夠的計算機知識積累,是難以對計算器進行深入研究的。

由于計算器屏幕沒有色彩和背光,分辨率僅有96×64像素,即使是英文字母也僅能顯示寥寥幾行,加之大部分程序由學生在課堂或課余時間編寫,所以,當時的計算器游戲用現在的眼光來看是過于粗陋的。但在一些人眼里,這些特征卻使計算器更有“Vintage”的味道,因此吸引了一些復古愛好者開始接觸計算器社區。

TI-84是TI-83的繼任者,仍然采用Zilog Z80系列處理器

在硬件科技頻道Linus Tech Tips視頻中出場的TI-84 Plus,可見“TI”圖形計算器的普及

TI-84 Plus C SE上運行的《吃豆人》

計算器上的《毀滅戰士》

回到TI-82發布的3年前。1990年,惠普推出了HP-48圖形計算器的首款產品——HP 48SX,采用了HP自研的Saturn微處理器。

HP 48計算器是面向高端用戶的產品,支持一種基于堆棧的編程語言RPL,它被認為是逆波蘭表達式(RPN)和Lisp表達式的組合體,有一個非常的酷炫的特性——沒有括號!

高度的開放性與這種非常“酷”的編程語言激發了黑客們開發計算器的熱情。1995年,HP 48平臺上的《毀滅戰士》移植版問世了,這使HP 48成為最早能運行《毀滅戰士》的計算器。

HP 48SX擁有32KB RAM、一塊131×64的灰度屏與蜂鳴器

HP 48GX運行《毀滅戰士》,除了常規的串口通訊,它還可以紅外通訊

在HP 48平臺的《毀滅戰士》發布的同年,德州儀器發布了TI-92圖形計算器,采用一塊10MHz的摩托羅拉68K處理器。

因為采用了QWERTY布局的鍵盤,TI-92不僅外形像個人電腦,也被美國相關考試機構歸類于個人電腦,被禁止在各類考試中使用。德州儀器為此另外生產了使用相近配置但采用標準鍵盤布局的產品TI-89與TI-89 Titanium,面向教育市場發布。

TI-92或許是長得最像個人電腦的計算器之一,屏幕分辨率在當時的計算器中是最高的

對學生的不幸卻是對黑客們極大的幸運。“TI”計算器對社區的研究沒有做出任何限制,大名鼎鼎的68K處理器也沒有辜負黑客們的期望,開放的平臺使各類軟件層出不窮(自然包括了《毀滅戰士》的移植版)。盡管屏幕會有一定的拖影現象,但以這塊240×128的高分辨率屏幕為畫布,黑客們的想象力有了充分的發揮空間。

我本人也曾有幸入手了一臺升級了188KB內存并加入了2.7MB閃存的TI-92升級版Voyage 200,在它的游戲中,讓我印象最深的是《銀河戰士》的一個移植版本。

Voyage 200運行移植版的《超級馬力歐》

運行在TI-92上的《毀滅戰士》移植版

Voyage 200運行《銀河戰士》

網友制作的運行在TI-92上的SLG游戲(圖片來源:@diameter)

卡西歐是推出第一款圖形計算器的廠商,面對德州儀器和惠普的挑戰自然不甘落后。

1996年,卡西歐推出了新品CFX-9850G。它的CPU采用了一塊定制的日立HCD6212,參數不詳,它最有趣的地方是擁有一塊支持顯示橙色、藍色和綠色的“假彩色”LCD——由3種顏色的偏光片混合成的彩色,產生顏色的原理類似于灰度變化。雖然被稱為“假彩色”,CFX-9850G在事實上成為了世界上第一款擁有彩屏的圖形計算器。

由于資料缺乏,這款計算器的軟件均以內置BASIC開發,社區研究的成果也十分有限(甚至通過逆向工程獲得它的CPU主頻也沒有成功)。作為第一款彩屏圖形計算器,它并沒有掀起多大的波瀾。但有趣的是,使用彩屏并沒有增加它的耗電量,與前代FX-9750G續航時間一致,這塊彩屏就權當添頭了。

CFX-9850GB PLUS

1999年,卡西歐又在CFX-9850G及其衍生型號的基礎上推出了Algebra FX 2.0(簡稱AFX 2.0,前代型號AFX 1.0由于設計問題未能普及)。

大概是卡西歐覺得“假彩色”LCD過于雞肋,AFX 2.0改回了單色LCD。不過,AFX 2.0最有趣的地方卻是它的處理器。AFX 2.0采用了一塊運行在8 MHz、兼容Intel 80186指令集的NEC V30MX處理器,這使它可以運行ROM-DOS——一種為嵌入式設備設計的MS-DOS系統的變種。

編程方面,除了內置的CASIO BASIC可供使用,也支持使用C與Pascal編程。由于其獨特的處理器,使不少DOS平臺下的程序(自然包括不少DOS游戲)可直接在AFX 2.0上運行。有鑒于此,我們可以將AFX 2.0當作一臺非常有趣的掌上個人電腦。

AFX 2.0 PLUS,相比AFX 2.0主要加強了一些數學功能(圖片來源:cnCalc計算器論壇@stj2002)

AFX 2.0 PLUS上運行的《索尼克》(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AFX 2.0 PLUS運行元祖游戲《乓》(圖片來源:@X230大青椒)

AFX 2.0 PLUS運行打飛機游戲(圖片來源:@X230大青椒)

ARM時代:彩色的、移植的及其它

隨著主打高能耗比的ARM處理器在各類手持設備上的普及,圖形計算器領域也深受影響。

2007年,德州儀器發布了面向教育市場的Nspire圖形計算器,采用定制的90MHz ARM9處理器。使用ARM處理器的設備在我們當今使用的手持消費電子產品中普及程度之高自不必多說,它相對強大的配置自然也激發了黑客們的研究熱情,320×240像素的高分辨率灰度LCD對玩游戲也是十分有利的。

TI-Nspire ClickPad,按鍵布局很獨特

由于市場定位原因,為了保證學生不會使用計算器在考試中作弊,除了內置的BASIC和后來加入的Lua之外,德州儀器并沒有公開任何編程支持,但是這并不能阻止黑客們。通過對Nspire的研究,黑客們推出了Ndless——一款針對Nspire的“越獄”軟件,提供了一套SDK(軟件開發工具包),使Nspire能夠運行C、C++、匯編等語言編寫的各種軟件。

Ndless項目Logo

通過Ndless,TI-Nspire ClickPad得以運行GBC模擬器

TI-Nspire TouchPad(將導航鍵換成觸摸板)上運行的《毀滅戰士》移植版,屏幕殘影比較嚴重(圖片來源:嗶哩嗶哩@戈登 freeman)

德州儀器自然不會放任Nspire變成游戲機,每次系統更新,Ndless利用的漏洞就會被修復,但黑客們研究新固件后總能卷土重來。德州儀器在后期發售的版本中通過更新硬件封堵漏洞,逼迫黑客針對新機型重新開發。

2011年,德州儀器推出TI-Nspire CX圖形計算器,除了將處理器主頻升級至132MHz并提升存儲容量外,還將屏幕升級為彩色,并將干電池升級為可充電鋰電池。2019年,新款TI-Nspire CX II發布,處理器主頻更新至396MHz,其它參數基本不變,應用程序則向下兼容。

TI-Nspire CX與TI-Nspire CX II,導航鍵也可以作為觸摸板使用

TI-Nspire CX學校專供版本(上有School Property字樣,其它不變)

從TI-Nspire CX發布的2011年至2017年這段時間里,隨著Ndless的跟進,計算器社區迎來了又一春——Ndless為黑客們解除了限制的同時,各類自制軟件也如井噴一般發布,其中不乏各路大佬編寫的模擬器軟件。Nspire采用了4比3的屏幕比例,分辨率為320×240像素,不需要對顯示比例進行調整就可以運行各種游戲,較為強大的硬件也使各類模擬器運行流暢,體驗良好。

TI-Nspire通過GBA模擬器運行《火焰紋章》(圖片來源:@diameter)

TI-Nspire通過GBC模擬器運行《合金裝備》(圖片來源:@diameter)

擁有了模擬器,就意味著有了幾乎無限的游戲庫,模擬器游戲也被認為是計算器游戲可玩性的巔峰。學生們利用計算器內置BASIC在業余時間搗鼓出來的游戲,在上課時自娛自樂當然不錯,但綜合各方面素質,顯然是比不過那些商業公司發行的游戲。

但是,在計算器上玩這些模擬器游戲有兩點不足:一是計算器沒有音頻輸出(雖然在必須用計算器玩游戲的場合下也不適合出聲);二是由于TI-Nspire的按鍵采用了按鍵彈片(又稱鍋仔片)設計,鍵程短且硬,操作手感受到了一定影響。

在國外計算器社區積極發布各類軟件、進行研究的同時,國內社區的開發者也在TI-Nspire平臺上發布了大量軟件,其中甚至包括《RPG Maker》制作的同人游戲和《仙劍奇俠傳》的移植。

TI-Nspire CX的中國版本TI Nspire CM-C上運行的網友移植版《仙劍奇俠傳》(圖片來源:cnCalc計算器論壇@ZephRay)

網友創作的同人游戲作品《逆轉電磁炮》,色彩在TI-Nspire的灰度屏上以灰度顯示(圖片來源:@diameter)

在ARM時代,惠普公司也逐漸轉向使用ARM處理器。

一開始,HP 39/48系列使用的Saturn處理器芯片由NEC生產。Saturn停產后,惠普聯合中國臺灣的Kinpo公司開發了基于ARM的"Saturn+"模擬器,以在ARM設備上模擬Saturn處理器。

2006年,惠普發布了3款圖形計算器:HP 50g、HP 39gs與HP 40gs,前者面向工程市場,支持SD卡并升級了屏幕分辨率;后兩者面向教育市場,配置相近。3款計算器均采用了三星的75 MHz S3C2410A ARM9處理器,為了能兼容之前平臺的程序而采用Saturn+模擬器,導致計算效率低下,耗電量大,但一些愛好者制作了SDK,為C語言程序開發提供支持,這些基于C語言的程序能直接在實機上運行并能將處理器頻率提升至200MHz(需要指出的是,受限于SRAM的速度,單純的處理器超頻作用有限)。

HP 50g、HP 39gs與HP 40gs

由于價格原因,HP 39gs在國內十分流行,圖為HP 39gs玩《超級馬力歐》(圖片來源:@plum的博客)

網友開發的HP 39gs中文閱讀器(圖片來源:百度貼吧@zqr9987)

2011年,HP發布了HP 39gII圖形計算器,采用飛思卡爾的80 MHz STMP3770 ARM處理器,固件雖然經過重寫,卻是一個半成品。后來官方開發人員出來解釋是因為開發轉向了新產品,聯想到TI-Nspire CX的推出也是在這一時期,推測是惠普迫于德州儀器同期推出新品的壓力而放棄了對HP 39gII的支持。由于固件完成度低,HP 39gII實機體驗有非常多的Bug,以至于有人為其列出了Bug清單。

HP 39gII

HP 39gII擁有一塊高分辨率的灰度LCD(圖片來源:@diameter)

2013年,在HP 39gII不完善的固件基礎上,HP重新設計了硬件,推出了對標TI-Nspire CX的新產品——HP Prime圖形計算器。

HP Prime最初版本搭載了三星400 MHz S3C2416XH-40基于ARM9的處理器,擁有一塊彩色多點觸控屏幕。除了高端的硬件外,還有一大賣點:它移植了運行在個人電腦上的開源數學軟件Xcas。HP Prime2018年又發布了更新的硬件版本G2版,處理器升級為基于ARM Cortex A7 528MHz的NXP i.MX 6ULL MCIMX6Y2。遺憾的是,由于主要面向教育市場,直至我撰寫本文時它仍然沒有第一方或第三方SDK可用,因此,HP Prime僅能使用系統內置的類BASIC語言——HP PPL。

HP Prime v1

盡管系統較為封閉,HP Prime在各類規格上與TI-Nspire對比并不落下風,HP PPL語言也足以寫出各類有趣的游戲。不過,由于沒有提供相關開發工具,黑客們對HP Prime興趣不大,游戲數量較少,游戲畫面較為簡陋。雖然HP PPL提供了與觸摸屏交互的功能,但使用觸摸屏功能的游戲并不多,畢竟多數人習慣使用有更大屏幕的智能手機。

HP Prime是惠普目前唯一在產的產品,計算器社區的惠普擁躉們一直有為它引入Python等編程語言、提高開放度的呼聲。于是,在今年推送的固件更新中,HP Prime添加了對部分Python語法的支持。

HP Prime上的3D《俄羅斯方塊》

HP Prime上的《Flappy Bird》

HP Prime上的《打磚塊》

我們身邊的計算器

將目光轉向國內,過去幾十年里,出現我們身邊的計算器不勝枚舉。

與美歐等市場不同,談起中國的計算器,就不能不提人們眼中的“潮牌”——卡西歐。如果算上那些仿造卡西歐的變種,卡西歐在中國手持計算器市場的份額就像德州儀器在北美一樣,處于壟斷地位。

1972年中日建交后,憑借地緣與政策優勢,日企成為最先一批進入中國市場的外資企業。1980年,卡西歐電子計算器進入中國,卡西歐后來在1985年設立了北京事務所。

1999年,卡西歐fx-82/991 SX成為首款進入中國的科學計算器。自此,我們便可以在學校門口的小賣部與全國的新華書店里買到卡西歐的科學計算器了。

1979年,松下電器的創始人松下幸之助訪問中國

fx-991SX

卡西歐影響更深遠的是緊接著在2000年上市的fx-82/991TL與2003年上市的fx-82/991MS科學計算器。

作為人民教育出版社與部分考試的欽定產品,相信讀者們一定在數學書上看到過那些長長一串的計算器按鍵序列實例。它們使用的便是fx-82/991MS科學計算器,也正因此,fx-82/991MS被廣泛仿造。

fx-991MS,右上角有一塊太陽能電池

限于產品定位是給中小學生學習的工具,這類科學計算器僅提供了寥寥幾個變量與有限的數學功能,完全沒有提供編程功能。對大多數人來說,這種科學計算器唯一的娛樂可能只限于用隨機數擲骰子或者比手速,也因此,它們被一些研究圖形計算器的玩家戲稱為“年輕人的第一件古董”。

然而,因為fx-82MS初版在電路板上留出了大量的測試觸點,有心者以鉛筆涂抹的方式將它們連接起來,成功地將低端型號fx-82MS升級至高端型號fx-991MS,并解鎖了對應的功能,自此掀開了卡西歐計算器破解的風潮。

fx-82MS利用硬件漏洞升級,比起升級得到的功能,破解計算器的樂趣更有吸引力(圖片來源:cnCalc計算器論壇@不銹鋼)

盡管卡西歐很快將硬件漏洞補上,但是這并不能阻止上課時無聊的學生們。2005年,卡西歐發布了fx-82/991es科學計算器,摒棄了段碼顯示而采用了點陣顯示屏。盡管受限于科學計算器低端的軟硬件,機智的我國學生們通過發揮強大的想象力,成功“發明”了以《三國殺》為代表的獨特游戲形式。更有甚者,通過特定的按鍵輸入造成計算器故障,實現了各種“爆機”玩法。

fx-350es是fx-82es升級版,更換了外殼與字體

fx-991es上的《三國殺》,印證了世界上最好的圖形是由想象力創造的(圖片來源:cnCalc計算器論壇@Zms)

利用軟件漏洞,fx-991es PLUS實現爆機(圖片來源:cnCalc計算器論壇@zyy)

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一位網友找到一份計算器芯片生產廠商的技術手冊,發現這個手冊在舉例芯片的應用范圍時提到了科學計算器,配圖使用了fx-82es。于是,網友大膽猜測,這就是fx-82es使用的主芯片。

查閱手冊后,網友發現,這款芯片支持的輸入電壓高于fx-82es使用的1.5V——最高可提升至4V左右。于是,網友大膽地給計算器多串聯了一顆紐扣電池,之后,計算器的計算速度明顯加快,fx-82es的超頻宣告成功。

網友挖開使用COB(又稱“牛屎”)封裝的芯片(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fx-82/991 es使用的OKI的ML610901單片機手冊

fx-82es超頻:使用透明膠將導線粘在紐扣電池上,再將導線卷在電池觸點上(圖片來源:@yls)

這些科學計算器過去廣泛地通過線下渠道銷售,今天,也可以在學校門口的文具店買到,讓更多人接觸到了卡西歐計算器或以卡西歐為藍本的變種。

除了面向中學生的fx-82/991系列科學計算器,卡西歐在中國還發售了面向大中院校與工程測繪的9860 G/GII與面向國際考試的fx-CG Prizm。這些機器均采用了日立開發的SH3或者SH4處理器,并有第一方或第三方SDK等支持,能夠使用C、C++等高級語言進行軟件開發。自然,游戲開發是不會被放過的了。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卡西歐并沒有吸取在fx-82MS上被利用漏洞升級的教訓。相對便宜的低端型號fx-9750GII可以通過刷機升級到fx-9860GII,“9860”系列圖形計算器在國內計算器社區里十分普及,這就是原因之一。

fx-CG50和fx-9860GII SD(SD意為可使用SD卡)

網友在fx-9860GII SD上制作的3D Demo,可以實現視角移動(圖片來源:@diameter)

fx-CG Prizm運行游戲截圖

fx-CG50的歐洲版本Graph 90+E上使用模擬器游玩《塞爾達傳說:夢見島》

除了游戲開發,國內社區里也有不少人試著為“9860”系列計算器編寫電子書軟件。雖然國外網友也編寫了不少電子書軟件,但軟件界面都是英文,使用不便,卡西歐也沒在計算器中加入GBK等編碼支持。于是,研究如何給計算器加入中文字庫成了國內社區的研究方向之一。經過網友的不懈努力,使用“9860”看小說的愿望最終得以實現。

網友開發的閱讀器(圖片來源:cnCalc計算器論壇@wu58430)

尾聲:計算器與登月50年

自1970年第一款手持計算器發售于日本以來,手持計算器已經走過了整整50個年頭。在這之后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手持計算器成為最新銳的移動設備技術實驗的戰場之一,對微電子技術的發展起到了長足的推動作用(一個有趣的事實是,Intel為日本Busicom公司的計算器發明了第一款微處理器4004)。一時間,手持計算器市場百花齊放,好不熱鬧。

斗轉星移,曾經生產過計算器的廠商一個個停止了新計算器的研發,或在70年代激烈爭奪市場的“計算器大戰”中破產倒閉,或轉向其它消費電子產品的生產。放眼全球,僅有寥寥幾個廠商仍在研發新型計算器。在當代微電子技術與移動設備技術大發展的背景下,個人電腦、手機甚至是網頁計算器的計算速度與換代速度都遠高于手持計算器。一年甚至半年一換的最新款智能手機才是最新技術的寵兒。

即使是發布于數年前的iPhone 6也能輕松運行當前最高配置的圖形計算器的模擬器

除了出于收藏、研究目的的玩家,人們購買實體計算器的理由幾乎僅僅是學習或工作需要(應試或測繪行業等野外工作)。因此,近年推出的新款計算器幾乎都面向教育市場,其中有不少添加了對Python的支持。

在撰寫本文時,我有幸找到了一位曾編寫過不少計算器游戲的大佬(@diameter)。談起為什么要玩計算器時,他說原因很簡單,因為他買不起UMPC(超級移動個人計算機,可以理解為巴掌大的超極本)。當時,他所在的學校里沒有多少人能買得起智能手機,所以,只能買一臺fx-9750GII編程打發時間。

diameter說:“我記得是在2009還是2010年買的第一臺fx-9750GII。我那兒是鄉鎮中學,班里見過最早的一臺iPhone是3GS,有智能手機的人是少數。到了高二,營業廳開始送QVGA屏幕的垃圾三星安卓機,暑假大家討論買中興的哪一臺好。高中畢業前,智能手機流行起來,可以人手一臺了。就算是Geek,想要搞一些與眾不同的玩意,手機也是比計算器更好的展示技術的平臺。”

“要是當年我配得起iMac和iPhone,也許我就去開發iOS App了。”diameter半開玩笑地說,“歸根到底還是窮。”

幾年后,diameter從學校畢業,雖然現在已經沒有那么多時間,但他仍然將收集計算器作為自己的業余愛好之一。

diameter現在的部分計算器收藏(圖片來源:diameter)

對現在的我們來說,diameter玩計算器的原因或許有點難以理解——廉價的智能手機、隨時可以通過網絡獲取的最新游戲,還有網絡小說和網劇。即使是學生,也不再只有計算器可玩。這些笨重如磚頭的計算器除了用來考試與展示格調,還有什么意義呢?diameter也說,因為智能手機開始普及,他明顯感到計算器社區在衰落。他似乎坦然接受這一切:“反正就是玩唄,用戶就是論壇里那些人,來來去去都是他們。”

想起當年的“黑歷史”,diameter總結道:“計算器,稍稍玩一下就可以了,別認真,我是靠拍照騙來的女朋友,計算器可不行。”

在這半個世紀中,盡管以《登月》玩法為核心的各種游戲被發布于多個平臺,其原作者斯托爾——現在是美國布蘭代斯大學的計算機科學教授,卻在2009年的采訪中提到:“直到幾個月前,有人發郵件告訴我這件事,我才完全意識到除了高中時寫的那款游戲外,我沒有玩過任何一款《登月》游戲。”

用Flash編寫的《登月》移植版

同樣在2009年,HP-35科學計算器獲得“IEEE電氣工程和計算里程碑”獎。

HP-35推出于1972年2月1日,是歷史上第一款手持科學計算器——能夠直接進行三角函數、對數函數和指數函數的運算,以極高的精度(甚至超過了大多數大型計算機的精度)與便捷的使用正式宣判了計算尺的死刑。

2009 IEEE典禮上展出的6種版本的HP-35

如今,計算器的輝煌時代也已經成為過去式。將來,隨著移動技術的發展,我們是否會在某一天宣判計算器的死刑呢?那一天會在何時到來尚不可知,但我認為,在未來一段時間里,計算器社區和計算器的使用者仍然會存在,只要這個群體存在,就會繼續消費各種計算器。只是在缺乏第一方支持與缺乏大量開發者提供優質軟件的情況下,這個圈子終究會消失在互聯網與現實的角落里,成為那些玩家的共同回憶。

時過境遷,但愿你心中的探索信仰永不改變——就如“登月”一樣。

NASA宇航員使用HP-65計算器,通過插入紙帶運行程序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2

作者投稿 九的六次方

跟不上節奏

查看更多九的六次方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1條評論

關閉窗口
我在ag输了280万 微乐陕西麻将手机版 幸运赛车稳赢公式图解 捕鱼游戏平台 医药板块有哪些股票 至尊棋牌公司联系方 欧洲冠军杯积分排名 苹果琼崖麻将下载安装 e球彩实时开奖结果 填大坑安卓版 股票知识论坛 圣盛陕西麻将 街机捕鱼大亨旧版本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澳洲幸运8开奖 鲁银投资股票 不带吃牌的推倒胡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