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問觸樂·鼠年篇

又是新一年的年度合影。

編輯甄能達2020年01月24日 10時00分

“觸樂問觸樂”是我們幾年來堅持的一個有點腦洞的策劃。在這個特別策劃中,觸樂的每位成員會采訪一位觸樂的同事(包括你平時不怎么會在網站上見到的名字),采訪對象是由抽簽決定的,依然遵循媒體精神,所以沒有事先編排的橋段,所以里面可能有很多讓你意外或感興趣的東西。

這個策劃如同我們的年終合影,每年精心留下一張。

錢雨沉問祝佳音

1、從您知道有電子游戲這么個東西到現在,哪一款仍未發售的游戲是你最期待的,為什么如此期待?

答:很難說吧,都玩了這么久了,該聽的過度宣傳也聽了,目前為止也沒有覺得有特別吸引我的。要說比較可惜的游戲,可能是牛蛙當年有過半真半假的消息說要出“主題監獄”,但是后來一點信兒都沒有,我都不知道這個消息是不是真的。期待的原因當然是因為那是牛蛙啊。

2、您覺得最近10年游戲玩家、廠商,和上一個10年相比,有什么變化?

答:沒什么變化吧,具體要說變化的話太多了,但是值得一說的也不是特別多,我總覺得大家其實沒有比10年前、100年前聰明太多。沒什么變化吧,我覺得變化不大。

3、燈神出現了,可以讓任意一家(只能一家)菜館開在您樓下,您選哪一家?

答:老昌春餅,我家鄉的靈魂食物。

祝佳音問牛旭

1、假設有兩個世界,第一個世界里,邪惡勢力統治了全球,邪惡勢力要求每個青少年每年用2個月參加訓練營,學習自動步槍、定向地雷和戰術技能,所有孩子要在16歲的時候選擇一把連發武器并每天保養它,在成年的時候,國家會贈送給你一輛你挑選的坦克;在第二個世界里,沒有什么邪惡勢力,但有一個雷電一直在追你(這個梗說來話長,但祝佳音老師非常害怕“合金裝備”系列中的角色雷電——編者注),你不知道他追上你后會發生什么。你會選擇哪個世界?

答:首先邪惡勢力應該是相對存在的,第一個世界里的邪惡勢力有可能不符合我們對“邪惡”的認識,因為它統治了全球,而我相信真正的邪惡在統治全球之前是一定會暴斃的;第二個世界里也不可能完全沒有邪惡勢力,和平很可能是粉飾出來的,真正的邪惡勢力只不過不被叫做“邪惡”而已。

所以我選擇“雷電不停追著我”的世界。通過陳靜老師的介紹,我覺得這人應該對我沒什么威脅,甚至可能是為了拯救這個世界才追我的,而且一個天天搗鼓武器的世界活著實在太累了。

2、你對單位最大的怨言是什么?

答:周邊好吃的太少。

3、假設你需要選擇一個同事和你組隊去參加2020年8月在約翰內斯堡舉辦的《彩虹6號》世界錦標賽,你會選擇哪位老師?為什么?

答:《彩虹6號》我一共只玩了4個小時,基本都在被當成死狗打,我猜其他參加世界錦標賽的選手不會因為我太菜而手下留情。既然是必敗局,我選擇和池騁老師組隊參賽,Mac忠實用戶外加觸摸板使用者的特殊身份一定能確保她每局都比我先陣亡,這樣我就能借口隊友太菜,順利把黑鍋推出去。

牛旭問陳靜

1、雷電這一角色出現在“合金裝備”系列里是否合理,假設有一個雷電不停追我,他最有可能對我做些什么?

答:當然合理!請不要被某位老師的雷電PTSD感染!

至于后一個問題,假如您是個遵紀守法的好人,那么雷電只會默默保護您(以及其他好人)的安全,能讓他不停追您的場合,最大的可能是您被卷入了什么危險的事件,等待他去營救。所以,您最好還是乖乖等著被救……或者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自救一下。

2、過去一年里,讓您印象最深刻的受訪者是誰,為什么?

答:認真地說,應該還是去南京時采訪的幾位聾啞人玩家吧。游戲對他們而言,不僅是參加一次比賽那么簡單,他們是真的想通過游戲來改變自己的生活。

更進一步說,玩游戲、直播、帶水友上分,不只是給殘障朋友們多了一份工作這么簡單,還讓其他人開始思考:我們的社會環境給殘障人士的職業機會,是不是也該更多一點,更新一點?

3、假設某天我邀請喜歡的女孩到家中做客,但冰箱里只有雞蛋、東北酸菜、老北京炸醬、我國芝士、德國香腸、方便面、芝麻面包、大量西藍花、冷凍餃子和餛飩……請問如何才能做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晚飯,讓對方刮目相看?

答:有個前提:您家里有油、鹽、醬、醋、胡椒等等調味料,以及蔥、姜、蒜、香菜、洋蔥之類的輔料嗎?烹飪工具齊全嗎?如果沒有,無論做什么都不會太好吃,您總不能跟喜歡的姑娘一起吃方便面和速凍餃子吧……

如果有,我能想到的菜色有三明治(面包+香腸+芝士)、烤三明治(面包+芝士)、炒西蘭花或西蘭花沙拉、芝士焗西蘭花(前提是有烤箱)、芝士奶汁烤菜(牛奶和面粉總該有吧?)、炒蛋或煎蛋卷、自制蛋黃醬(用油、糖、醋、蛋就能做),擺盤精致一點兒的話,還是可以湊上一桌的。要是再有番茄或番茄醬,可搭配的就更多啦。

但歸根結底,邀請喜歡的姑娘來家里,為什么只準備這點兒材料——先去超市采購一下不行嗎?

陳靜問池騁

1、是什么吸引了您成為一名游戲編輯?

答:我一直都最喜歡寫作,在畢業之際決定了要以寫作為生,剩下的問題就是:寫什么呢?當然考慮過傳統媒體,但我覺得那種工作會讓我情緒病一身。去年春節,距離畢業還有4個月,我突然發現了游戲!啊,游戲真好!感覺被命運擊中!

說實話,在來北京工作前我還是很慌的,覺得自己還什么也不懂,就要進入這個領域工作了……剛開始的時候確實有一些困難,但開心的事兒也多呀,比如那個“新編輯陷害大賽”。多虧了可愛的同事們,我特別平滑地度過了最初的適應期,慢慢找到自己舒適的寫作方式——所以,我至今也覺得自己的選擇沒有錯。

而因為玩過的游戲少,所以現在還依然恬不知恥地保持著寶貴的……呃,好奇心……

2、赤井秀一還是安室透?為什么?

答:感謝陳靜老師問這個問題!我終于可以將自己的中二面目告訴大家了。是這樣的,我在《名偵探柯南》宇宙中一共有3位后宮,并且每一位都有自己的位置:赤井秀一是夫君,安室透是男友,琴酒是情人——彼此不分大小!

我高中的時候用一部HTC手機碼了一篇5萬多字的穿越小說……主要劇情就是女主角穿越到柯南世界跟以上3位哥哥快樂生活!其實小說的主旨還是深刻的:在現實世界中柯南完結了,結局時反派角色們死了一大片,女主角傷心爆炸,而她的朋友開發了一個比VR還要更超現實的游戲設備,女主角在沉睡后就如同穿越一般進入了那個虛擬世界。她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改變所愛的角色們的命運,讓大家都活下來,但后來只能絕望地看著每個人走向既定的結局;而她自己雖然帶著從前的記憶,但也逐漸模糊了現實和虛擬……

其實我還是希望有機會能寫完的!

3、您覺得自己再看幾次雪就可以心如止水?

答:大概得去貴東北待上3個冬天,玩遍所有冰雪游樂項目,看遍所有燈光奇絕的冰雕展,堆過一群雪人,在厚厚的積雪中步行5公里,在冰面上快樂滑倒18次,并且在大雪紛飛的夜晚進入一家洗浴中心,完事兒以后一邊精油推背,一邊欣賞落地窗外的雪!非如此不能心如止水也。

池騁問錢雨沉

1、您好!雨宮太陽桑!有信心在接下來一年里不定期的《俄羅斯方塊》對決中保持這個稱號嗎?

答:能獲得“觸樂雨宮太陽”這個榮譽稱號,有一定的運氣成分。雖然我打《俄羅斯方塊》的水平一般,但我是一個勇敢、不屈不撓的人,所以,一定是我高貴的品格讓幸運女神對我產生了青睞......

信心是有的,不過主要看第二屆觸樂雨宮太陽杯什么時候舉辦。2020年如果大家都挺忙,沒舉辦,那我這個稱號就能保住了!

2、您見過最能拖稿的作者是啥樣?您會用什么樣的方法對付他們?

答:那些有經驗的拖稿者,壓根就不會理你。你和他說,他就當沒聽見。對此我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在To-Do軟件中默默地劃掉這篇稿子。新的一年希望大家才思如尿崩,不拖稿。

3、新的一年還考慮染胡子嗎?哪個色?

答:染。染胡子的過程是受罪(臭烘烘的脫色劑涂在胡子上,味道直沖鼻子,無處躲藏),染出來的效果還是挺喜人的,別人看了喜,我自己也喜。顏色暫時還沒想好,不過肯定是人長不出來的發色,具體是什么就看緣分吧。

張耀問世界

1、Hello,World!請問世界老師,您是如何保持身材的?

答:我的身材,真的……好嘛?用衣服巧妙地遮住身體就不用保持身材了啊!

2、能否描述一下您對編輯部各位老師的印象?

答:孩子氣、貪食、背叛、調和、訂書器、黑化、貪睡、鏡子、拯救,歡迎對號入座。

3、您在工作中最喜歡和最討厭的事情是什么?

答:最喜歡事情就是麻煩的事情自己解決了,最討厭的事情就是看似沒事情的事情出了各種事情。

世界問梅林粉杖

1、還記得過去一年哪件事情最令您氣憤?又是怎樣解決的?

答:我很不善于總結過去一年怎么怎么樣。一方面,人類的記憶是有限的,我經常這個月忘了上個月做過什么事;一方面是有很多事都令人氣憤,但似乎要說哪個最氣憤倒是也沒有。

硬要說的一個話,就是我修好了我的老PS4,但我找不到它的硬盤了,之前為了避免運輸中的磕碰,我把硬盤拆了下來,現在,它不見了。這令我有些氣憤,可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對吧?歲月把我變成了一個平和的人……

2、您現在最想掌握的一門手藝是什么?為什么?

答:我作為一個中年人還是混吃等死算了,還要掌握什么手藝呢。硬要說的話,讓我可以像熊宇老師那樣掌握一萬個花式動作,可以在“FIFA”里虐菜怎么樣?年紀大了真是不太能學會花式。

3、可否分享一則2019年收獲的人生感悟。

答:硬要說的話,對,硬要說……歲月竟然可以把我變成平和的人。

梅林粉杖問熊宇

1、請問新的一年里開包運氣怎么樣?我說的運氣,包括但不僅限于《FIFA 20》《碧藍幻想》和《FGO》。您是否認為歐氣不足的根本原因是您沒有轉發錦鯉?

答:一個個說有點流水賬了,但這事兒還真沒法總結。“FIFA”這一代的運氣好過上一代,但就像欠債1000萬,買彩票中獎20萬一樣,中獎是好事,但于事無補。要說什么的話,我只能說EA不是人。《FGO》害人不淺,我去年剛創下了850石無五星的強力戰績,今年怎么說都會更好了。可沒保底的池子誰也說不清楚,只能祝開發和運營新年快樂了。

《碧藍幻想》好就好在穩定,轉盤我抽不到,限定我出不了,但好歹能井啊。游戲當然還是能玩的,雖然我運氣不行,但古戰場我能咕啊。我還在玩《明日方舟》,剛開始覺得自己運氣不錯,它就出了目測極坑的新年卡池,只能抽了再看了。

轉發錦鯉這事兒……如果您能因為轉發錦鯉開出了頂配貝利,我就從此信了超越妹妹。

2、哲學與游戲系列還有下文嗎?我們非專業讀者嗷嗷待普。

答:有的,不過已經成為了年更系列。這個系列寫起來非常非常累,因此性價比不高,但我確實在做了。有您的支持我很感動,祝您“FIFA”早日拿到D4杯!

3、作為我司跟領導踢球的精神繼承者,聊聊和領導踢球時令人感動的故事吧!

答:盡管知道您當年和領導踢完球就去邊疆工作了十來年,現在在單位都不常能見到您,但我仍然誠實地對待足球。除了一些不能在這兒說的事兒,誠實地講,和領導踢球極大提升了我的戰術素養。

一個人懂不懂球、踢沒踢過,對足球到底有什么看法,這些東西一般只需要聊一會兒就能看出來。很多人都懂球,可領導的非凡之處在于,總能把復雜的戰術、深奧的道理凝練為幾個簡單的字,猶如當頭棒喝,使人茅塞頓開。

比如領導的“邊前跑”戰術就道出了兩翼齊飛的精髓:拉開邊路,往前跑。又比如“鏟無球”,就闡釋了一套不同尋常的防守之道:專門飛鏟沒有持球的隊員,從而對對手的心理和生理造成雙重殺傷。“老球星”則道出了各自為戰的真諦:2v2的對決中,4個人都是隨便踢,就和老球星一樣。

領導的精神力量尤其可貴。《FIFA 20》里頭球不太好使,先玩游戲的我建議領導放棄頭球打法,改用地面傳控,但領導說,“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堅持邊路傳中,最終不顧游戲引擎的阻攔,我們都開始能夠進頭球了。

真正的強者不但要自己強,同時也會帶動同伴的實力。通過和領導踢球,盡管在現實中已經遠離賽場5年,但我深信自己比踢球時的自己更強了。

熊宇問李應初

1、根據我的觀察,你們飯偶像的人既享受,又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折磨。您覺得如果把偶像換成紙片人,在“享受”和“折磨”這兩個維度上分別有什么變化呢?

答:先說句題外話,嚴格意義上來說,我大概從今年4月之后就不能算是“飯偶像”了。我覺得“享受”和“折磨”的原因是因人而異的,我只能講講自己的體驗。

在不長的戇卵生涯中,我感覺到“享受”的點在于“被認知”——喜歡上一個和你完全無關的人,付出一些時間和精力,表現得不過于冷淡或是狂熱,一般都能夠在很短的時間里被認知。這種認知往往伴隨著偶像本人的營業、粉絲群體的接納和無中生有的“遠方有一個好看的朋友”的安心感。而“折磨”的點在于,在加深了解的過程中會聽到各種不一樣的傳聞,你必須不斷地問自己“如果是真的是否還能接受”,這個尋找平衡到認知崩潰的過程常常是令人痛苦的。

這樣看來,如果換成了紙片人,對我來說這兩個維度就都變得不存在了。

2、您既喜歡偶像,又喜歡《魔獸世界》,您覺得《魔獸世界》中能不能加入偶像系統,要怎么整?

答:“偶像系統”聽起來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它也許可以偏向“選秀”,也許可以側重于“交流”。就像剛剛說的,由于你無法和紙片人交流,我所熟悉的那種模式的“偶像”幾乎無法實現,而偏向選秀的系統也許是可行的。

事實上,《魔獸世界》中現在已經有一個叫做“時尚試煉”的玩法,和這個方向可能比較類似。在這個前提下,我認為可以擴充時尚試煉的規模,同時定期地搞一些人氣NPC(絲黛拉茍薩!)同臺競技讓玩家投票。當然,你無須考慮合理性和受眾——只要加上足夠好的獎勵,玩家們就會罵罵咧咧地積極參與的。

3、作為一個南方人,您什么時候到的北方,更喜歡南方還是北方?請您在同事中評選最南方和最北方的同事各一位,并說明理由。

答:我高中畢業來的北方。說實話還是更喜歡南方,因為飲食習慣畢竟還是不太一樣。

在同事中最南方的可能就是您,因為“從莆田偷渡”的宏大目標實在是讓人印象深刻。由于我沒去過東北,所以最北方的人很難選。如果算上前同事的話我選擇胡正達老師,因為他在言語中故意表現出的“東北味兒”讓我對他的印象變得一北再北,北到天邊去了。

李應初問左輪

1、過去一年里,讓您印象最深刻的微博讀者評論是哪一條,為什么?

答:所有鞭策我的評論吧,之前發過一些不著四六的微博,或者錯別字啊語病之類的。我很喜歡和讀者交流,大家都是超有趣的人,這讓我覺得上班一點都不無聊。

2、您的女兒喜歡玩游戲嗎?有沒有想過推薦什么游戲給她?

答:從來沒讓她玩過,但是她知道NS是游戲機,最多只讓她看我玩過《俄羅斯方塊99》和《魔法氣泡俄羅斯方塊》。她今年3歲半,我覺得過早讓她玩游戲可能會對視力不好,再者我也沒想培養她這個愛好,如果她真的喜歡那絕對沒問題。

至于推薦什么游戲,我覺得還是《動物森友會》吧。

3、如果您即將在辦公室里擁有第二條橫幅,您希望內容是什么?

答:“激恭賀左錀樣《俄羅斯方塊》大敗雨宮太陽獲任天堂株式會社食鳥大賞金賞!!!”

左輪問張耀

1、您春節回家路上打算玩點什么?

答:我是坐早上7點半的高鐵回家,所以在路上我大概率會睡過去……如果清醒的話,當然是玩Switch啦,我的《路易吉洋館3》還沒通關,可以趁在火車上把它給通了,《巫師3》的《血與酒》資料片也還沒通,正好交替著玩,美滋滋!

2、假期打算玩點什么?會和朋友聚會打游戲嗎?

答:假期主要玩《龍珠Z:卡卡羅特》吧,畢竟也算半個“龍珠”粉,看了不少演示,還是挺還原原著的。

至于朋友聚會,我身邊并沒有可以一起打游戲的朋友。我和朋友聚會都是以看電影、卡拉OK這種大眾娛樂為主,偶爾玩玩桌游,真羨慕可以和朋友聚會打游戲的人呀!

3、您可以講一件在前公司的趣事讓大家開心開心嗎?

答:大概兩年前吧,我們公司的某個游戲請了一位說唱歌手來做宣傳,就是給游戲唱首主題曲,然后直播打一陣游戲。當時他挺火的,直播前還有粉絲找來我們游戲的官方微博賬號,跟我們細數他平時愛吃什么零食,讓我們在直播的時候多準備一點,別把她們家“××”(一個親切的疊詞稱謂)給餓著。這位歌手也很有個性,本來商量好要發的宣傳文案,后來可能嫌太low,就不樂意發了,總之就是挺難受的一次合作經歷。

結果沒過多久,這位說唱歌手就出事了……就是和嫂子出軌那件事,接著還被曝出曾經吸毒,緊接著就是被全網封殺。好家伙,可把我們公司給嚇傻了,趕緊讓我們地毯式排查,把所有相關的宣傳稿都刪除,主題曲也下架了。

嗯,沒想到今天的八卦提問真的在一個八卦中結束了。祝大家春節期間一切順利!

0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1條評論

關閉窗口
我在ag输了28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