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10年,開放世界游戲發生了哪些變化?(下)

尋求突破,再攀高峰。

作者等等2020年01月10日 17時08分

接上篇:過去10年,開放世界游戲發生了哪些變化?(上)

開放世界游戲已經是如今最常見的3A游戲類型,如果你的游戲不是開放世界的,那么就好像有什么先天不足一樣。但是回到10年前,那時候的游戲世界還很不同,由“GTA“系列引領的開放地圖設計如今看來更像是處于早期發展階段。從那時開始,每一年的每一小步,逐漸累積成了開放世界游戲現在的模樣。

開放世界游戲的突破當然體現在玩法的新意和豐富上,但是當人們想不到更多玩法時,擴大規模往往更管用。歷史是一條螺旋線,推動著開放世界游戲不斷向前。

2014年:尋求突破

隨著時間推移,開放世界游戲的規模變得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復雜,但這個品類在很長一段時間里缺乏突破性創新——直到《中土世界:暗影魔多》的出現。

作為一款將《魔戒》中的中土大陸作為背景的開放世界冒險游戲,它引入了設計精妙的軍團系統:獸人軍團不僅與主角為敵,而且自成系統,不同級別的獸人小Boss擁有不同的技能,他們之間可以內訌,小Boss死亡后還有其他獸人晉升來填補他們的位置。雖然它還有許多缺點,但這套獨特的系統就值得一玩。

育碧試圖將開放世界模式與故事背景設定在芝加哥的《看門狗》結合起來,讓玩家能利用電子設備侵入游戲世界的不同元素并改變其行為,例如利用交通信號燈來制造一場連環車禍。這個概念很不錯,遺憾的是游戲世界和主角有些沉悶,某些任務也太平淡了,但《看門狗》無疑是一個新意頗多的開放世界游戲,帶來了許多奇異的玩法,支線小游戲更是新鮮感十足。

《中土世界:暗影魔多》的戰斗非常流暢爽快

《看門狗》唯一的問題是畫面比宣傳時縮水太多

在這一年里,育碧還發行了《孤島驚魂4》,與前作非常相似,只不過將背景搬到了白雪覆蓋的喜馬拉雅山。

黑曜石于2014年推出《南方公園:真理之杖》,一款令人著迷,允許玩家自由探索南方公園的出色RPG。本作完美還原了原劇中的夸張動畫風格,你可以在游戲里的街道上轉悠,在熟悉的地方跑來跑去,發現許多與原劇集相關的秘密和笑話。2D開放世界在PC平臺非常少見,但同樣能引人入勝。

微軟發布了將背景設定在意大利和法國的開放世界競速游戲《極限競速:地平線2》(Forza Horizon 2),育碧也拿出了《飆酷車神》(The Crew)——玩家可以在游戲中橫跨美國大陸,不過掌握駕駛技巧的難度較大,駕駛樂趣與前者相比還有差距。

總體而言,2014年沒有特別讓人驚訝的開放世界作品問世,但如今回頭來看,你會發現這更像暴風雨前的平靜。

2015年:新的標桿

2015年,《橫行霸道5》終于登陸PC平臺,Rockstar Games又一次展示了誰才是開放世界領域的王者。在視覺上,洛圣都和市區周圍的鄉村比前作都有著巨大飛躍。除了擁有雄厚資金之外,Rockstar也比其他開發商更了解怎樣才能使開放世界讓人感覺更像一個地方,而不僅僅是一幕電影場景。

從路邊行人到商店前的標牌,許多細節都讓游戲世界顯得栩栩如生。

當然,《橫行霸道5》并沒有在玩法方面推動開放世界的進步,游戲里的任務和玩家可選活動都沒有顛覆性的創新,只不過與前幾代作品相比更精致、有趣,也更多樣化。另外,Rockstar還讓單機和多人游戲之間的界限變得模糊,推出了與游戲本體共享世界觀的《橫行霸道Online》,允許玩家組隊游玩。

R星對多人游戲頗有執念,但似乎并未找到能長久運營的竅門

《橫行霸道5》并沒有完全將開放世界游戲品類推入一個全新領域,但通過在既有模式基礎上的巧妙改進,它成為了近些年最有趣的游戲之一。時至今日,Rockstar仍然會持續推出新內容。

但若談到在開放世界中講故事,《巫師3:狂獵》才是2015年的真正明星。CDPR不但塑造了一個遼闊而壯麗的開放世界,還為游戲編寫了讓人難以置信的劇情,設計出許多有意義的任務。《巫師3》中的瑣碎任務并不會讓人覺得無聊,反而會帶來更多驚喜。這也意味著對玩家來說,探索《巫師3》的世界富有吸引力,因為你知道在每一項任務背后,都會有讓人興奮的事情在等著你。

美景與美妙的劇情可以兼得

2016年:新鮮血液

對開放世界游戲的開發團隊來說,使用程序生成內容不是什么新鮮事,但獨立工作室Hello Games將這個想法往前推進了一步,利用這種技術生成了一個完整的宇宙。《無人深空》發售初期遭遇了很多困難,口碑暴跌,不過自由探索浩瀚宇宙的玩法著實讓人興奮。

《看門狗2》是2016年最耀眼的一款開放世界游戲。《看門狗2》為玩家提供了許多有趣、有價值的支線任務。與相對沉悶的原作不同,續集和美國流行文化結合得更緊密了。如果將純粹的樂趣作為評價標準,那么它可以說是育碧迄今為止推出的最佳開放世界作品。

《看門狗2》有種更“嘻哈”的感覺,你甚至不太能感覺到它和前作的相似之處

在這一年里,The Chinese Room開發、此前由PS4獨占的另類開放世界游戲《Everybody's Gone to the Rapture》推出PC版本——游戲中田園詩般的英國鄉村風景與令人毛骨茸然的怪異現象形成了強烈對比。Capcom也推出了《喪尸圍城4》,試圖挽回那些在過去由于技術問題、游戲世界太單調等原因而流失的熱情粉絲。

《Everybody's Gone to the Rapture》是本世代最佳的步行模擬游戲之一

育碧對“孤島驚魂”的游戲模式感到很滿意,于是又做了一款相當奇怪的衍生作品《孤島驚魂:原始殺戮》。除了將武器從槍支換成弓箭之外,在玩法上缺乏創新,圖像上也不夠亮眼,玩家已經逐漸對這種套路感到厭倦。另外,“孤島驚魂”系列還共享了一些系列中原有的系統和動畫,很容易讓人覺得它們是流水線上的產品。

2017年:古代故事

由于2015年《刺客信條:梟雄》的市場表現略令人失望,育碧決定停止每年為“刺客信條”系列制作一款游戲的節奏。2017年,育碧推出《刺客信條:起源》,它成了系列自2013年《刺客信條4:黑旗》以來最讓人興奮、最有活力的一部新作。這款游戲與《巫師3》有很多相似之處,與之前的幾款游戲相比更像是一款龐大的開放世界RPG。

《刺客信條:起源》完美再現了古埃及的場景,生動地講述了刺客誕生的故事。

這是首款超大世界的“刺客信條”游戲:無論是在地圖上策馬馳騁還是進出城市,你都不會受到任何干擾,可以探索極為廣大的地圖區域。與此同時,雖然游戲規模遠超前作,但育碧仍然不遺余力地追求準確、細致地還原歷史細節,亞歷山大是育碧創造的最佳虛擬城市之一。

《刺客信條:起源》:超大的地圖與略顯重復的支線元素

育碧也推出了一款不過不失的開放世界游戲《湯姆·克蘭西的幽靈行動:荒野》。雖然它描繪了玻利維亞的美麗景色,不過從本質上講,它是缺乏野心、重復度較高的合作射擊游戲。Monolith推出《中土世界:戰爭之影》是對《暗影魔多》的延續,但和前作一樣,他們對開放世界的設計可能缺乏一些想象力,并且玩家還會做大量既繁瑣又沒有價值的工作。

如今回頭來看,2017年PC玩家沒有迎來幾款優秀的開放世界新作,一些更出色的游戲登陸了其他平臺,例如PS4獨占的《地平線:黎明時分》和Switch作品《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如龍0》也是一款佳作,高度還原了上世紀80年代日本大阪和東京的許多場景,不過直到一年后才發布PC版本。

PC Gamer在這一年評選的年度最佳游戲是《神界:原罪2》,雖然似乎很難將其與“刺客信條”系列進行比較,但它很可能就是2017年PC平臺上最優秀的開放世界新作了。

《神界:原罪2》改善了相當多前作的體驗,是一款更成功的續作

2018年:漫游中世紀

作為一款將背景設定在中世紀歐洲的RPG游戲,2018年發售的《天國:拯救》擁有逼真的畫面,但最值得稱道之處是可以動態響應玩家的所有操作——盜竊被抓會進監獄;在一場肉搏戰中拔劍出鞘對手會退縮,甚至可能道歉;穿著農民的衣服或者沒有洗澡,那么貴族就會對你嗤之以鼻。

《天國:拯救》擁有大量類似細節,使得游戲世界讓人感覺既栩栩如生,又充滿了活力。或許是由于開發團隊的野心太大,這款游戲也不可避免地遇到了許多技術問題,存在很多Bug。毫無疑問這是一款有缺陷的游戲,但在游玩時會覺得游戲世界始終注視著你,等待著為你所做的一切做出響應。

《天國:拯救》的最佳平臺是PC

育碧推出了《刺客信條:奧德賽》,這是迄今為止最另類的一款系列游戲,卻也成了最佳作品之一。雖然游戲世界仍然植根于歷史,但它經過了夸張和神話化處理,讓人覺得富有奇幻色彩。游戲的結構、任務設計、對話選項以及玩家游歷世界的方式都明顯受到了《巫師3》的影響。

如果將《奧德賽》和2009年發售的《刺客信條2》做比較,就會發現這個系列幾乎完全變了——但也變得更好了。

《深海迷航》(Subnautica)是2018年問世的另一款出色開放世界游戲。雖然我很喜歡《無人深空》,但由于星球是隨機生成的,往往讓人覺得缺乏趣味,不值得花時間探索。相比之下,《深海迷航》對外星海洋的描繪非常注重細節,許多制作精妙的場景都能吸引玩家沉浸其中。《深海迷航》還講述了一個很棒的故事,游戲里有一些奇妙的戲劇性時刻——當然你也可以忽略它們,完全專注于在古怪、美麗,有時又顯得致命的外星海底世界建造基地生存下去。

這題材就令人著迷

2019年:全新視界

在2019年,Avalanche制作的《零世代》(Generation Zero)是最有趣的開放世界新作之一。作為一款將背景設定在上世紀80年代瑞典的合作射擊游戲,在創作上受到了斯德哥爾摩藝術家Simon St?lenhag作品的啟發,將殺戮機器人和寂靜的瑞典城鎮融合起來,從而形成了一種獨特的視覺效果。

《零世代》沒有使用地圖或任務標記,如果你發現了一條關于某種武器的線索,那就需要按照線索到環境中尋找。換句話說,它要求玩家更多地依靠直覺和思考,而非任務標記。

《零世代》這種硬核的設計如今已經很少見了,但只要設計合理,反而會非常受歡迎

《莎木3》塑造了一個規模不大卻充滿細節的開放世界。當你在白鹿村閑逛時,會逐漸產生一種社區意識:你開始熟悉其他人,人們也開始認識你。由于NPC角色都有自己的生活規律,所以得知道在每一天的特定時間哪些角色會在哪些地方出現。在許多其他開放世界游戲里,NPC往往像沒有感情的工具人,而在《莎木3》的世界中,玩家們欣喜地看到了許多擁有不同想法、性格和行為的角色。這些特色都是原汁原味繼承自《莎木》和《莎木2》的。

《荒野大鏢客:救贖2》也終于登陸PC平臺。在研發預算、整體規模等方面,它超越了幾乎所有其他開放世界游戲。Rockstar努力還原了美國狂野西部時期自然界的粗獷之美,游戲里的森林、平原、瀑布、白雪皚皚的山脈和沼澤看上去都美不勝收,并且很好地契合了整體氛圍。

《荒野大鏢客:救贖2》的PC版補丁不能停

雖然故事具有典型的Rockstar特點(追逐、槍戰、搶劫等),系統也并無多少新意,但細節出色。從響應玩家的角度來看,它超越了包括《橫行霸道5》在內的所有Rockstar游戲。與《天國:拯救》類似,你會覺得游戲世界正在靜靜地觀察你,等待著對你的下一步操作做出響應。

如果你在制造麻煩后又回到城鎮,市民們會保持警惕,警告你要守規矩;如果你拔槍,人們會變得緊張;如果你闖入其他人的房子,對方會警告你離開,如果你拒絕離開,那么對方就會開火……除了畫面漂亮之外,《荒野大鏢客:救贖2》擁有大量類似細節,而這也進一步提升了它對玩家的吸引力。

結語

2020年,新的主機世代即將亮相,在此之前,我們還會看到許多新的開放世界游戲發售,包括備受矚目的《賽博朋克2077》。這會是波蘭人開創歷史的新里程碑,還是如《荒野大鏢客:救贖2》那樣成為過去十幾年來開放世界游戲玩法的集大成者?我們不妨猜一猜。

 

本文編譯自:pcgamer.com

原文標題:《This was the decade that open worlds finally opened up》

原作者:Andy Kelly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0

作者 等等

[email protected]

每個人都能當上15分鐘的名人,吃貨辣媽說。

查看更多等等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0條評論

關閉窗口
我在ag输了280万